很小的時候,我思考過一個問題:去姥姥家拜年為什么要在路上走兩個小時?我是為了去姥姥家,不是為了在路上,那么路上的時間算不算一種浪費?后來,時間縮短到一個小時,再后來是半個小時、二十分鐘,時間在減少,可我還是疑惑為什么會有中間不必要的時間浪費。長大后接觸了熱力學,明白在能量守恒定律的前提下,做功一定伴隨著消耗。再后來學習傳播學,了解到信息在傳播中,也會因為人的編碼和解碼能力不同、噪音干擾、雙方不同的意義空間等因素,使得信息傳播必然失真,不可能百分百傳達本意。我逐漸明白,任何的交換、交易、互動、傳播都伴隨著成本:時間成本、金錢成本、精神成本、體力成本等。

最近溫習《傳播學概論》,結合自己近兩年工作思考,過往學習的內容開始有點慢慢發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社會進化、商業模式演進,也是信息傳播效率逐步加快、消除信息不對稱的結果。

今天單純從「消除信息不對稱」的視角,來跟你聊聊我對信息技術發展的一些簡單思考。

從信息不對稱角度,看互聯網未來的發展趨勢


信息不對稱1.0——造橋者

這個很好理解,自人類有物物交換行為以來,供需開始產生。隨著社會分工和生產力發展,物質豐富,供需兩方體量增大,但一個人不可能知道市面上所有產品,生產方也不可能把東西賣給所有人,這中間便出現了極大的信息不對稱,由此催生出專職交易人員——商人。商人是消除信息不對稱的1.0形態。

早年間北京的「倒爺」、改革開放后下海經商的貿易公司,以及掌握一手信息的馬云,參透互聯網本質是信息傳輸效率提升器后,創立的阿里巴巴,還有同期的當當、京東、一號店等一批電商平臺,他們解決的是交易中的信息對接、建立通路。商品信息公開、品類多而全是互聯網時代電商的特點。

在4G和智能手機推動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后,Anyone、Anytime、Anywhere聯網成為日常。信息傳播效率更高的移動互聯網開始整合線下,切入傳統產業,由此產生了O2O熱潮(Online to Offline)。滴滴(出租車)、餓了么(外賣)、河貍家(美業)、58到家(家政)、閑魚(二手市場)等一批O2O企業誕生

從底層來講,這些平臺的產生還是在打消商品和消費者之間信息不對稱的初級階段,好比在供需之間搭了一座橋梁,只是不同時代、不同場景、不同需求迭代呈現出來的形態不同。

經濟學中有條手表定律,即手上戴一只表知道時間,如果戴兩只不同時間的,則不知道時間是多少,這是選擇增多帶來的決策癱瘓。

當商品極大豐富,一個臺燈有百種樣式,一百個平臺有一百個價格的時候,對消費者往往造成決策負擔。信息太多、不知道怎么選的痛點產生并成為主流,由此催生了信息不對稱2.0——導購員。


信息不對稱2.0——導購員

當你進入一家電視賣場,琳瑯滿目的種類、品牌應接不暇,三星、小米、創維、樂視、夏普,選擇太多怎么辦?那就挑最適合的、最好的。怎么挑?靠導購員。他會根據你的需求,適配一款更適合你的電視。

線上商品信息激增、電商平臺酣戰,當你手握鈔票卻不知道在哪兒買一臺更好點的臺燈時,旁邊一個人告訴你:來我這兒買,每樣商品都幫你挑了最好的。由此,線上導購模式出現。

大眾點評會告訴你周邊哪家店最好吃;

新氧告訴你哪家醫美機構雙眼皮做得最好;

「什么值得買」成為你買東西的推薦員;

網易嚴選及一系列打著優選名號的電商告訴你我是優中選優;

海淘買手為你精選大牌新款;

李佳琦在深夜對著手機「OMG!全體女生!就買這款!」

……

信息爆發和快速迭代催生了大眾的認知焦慮,這種焦慮又催生出知識經濟。當讀了兩本成功學都出來開始講財富自由的時候,得到APP告訴你:來聽我的吧,每門課都是頂級專家講授,經濟學就聽北大薛兆豐的,管理學就聽清華寧向東的。我把市面上最優的專家挑選出來,包你滿意。當你想讀書又不知道讀什么書的時候,樊登讀書會拍拍你肩膀:一年精讀五十本書,哪本書好、寫的什么,我來告訴你……

信息通道打通,開始出現信息冗余的時候,導購員出現,從萬千條信息中為你量身篩選,在打消信息不對稱這條路上邁進一步,做到了適配。這種有相同屬性的適配信息在比特世界中沉淀了1M、1G、1T,甚至到1P、1E,人類導購員即使三頭六臂也應付不過來時,大數據誕生,信息傳播進入人工智能時代。


信息不對稱3.0——機器管家

消費數據越來越多,那么用這些數據就能做很多事。比如橫向看,假如有5千人和你買了10雙一模一樣的鞋,那么那5千人買的第11雙,你大概率也會喜歡;縱向看,如果那5千人在買了花后買了杜蕾斯,那么你在剛搜索花時,情趣內衣或許已在不遠處等你。

大數據的多維分析不僅能夠適配,也做到了消費預測,于是智能推薦、猜猜你喜歡應運而生。以前是你想買什么,我給你挑最合適的,現在是你剛買了一個,我已經為你買十個做好了準備,而這十個,你居然都想要。在你雙十一還未下單時,天貓已經通過智能匹配把商品送到了你家附近的倉庫里。

信息的適配度大大提升,甚至開始預支,平臺越來越了解你,能做到這種多維度、托管式營銷,前提就是知曉你的數據,你的消費、出行、餐飲、閱讀,甚至你的思想數據。

上網已經變得跟呼吸一樣無法刻意察覺,區別是,你呼出的二氧化碳,被植物吸收,進入到大自然的生態循環中。而你在網絡的每一次下單、點贊、轉發、雙擊666,這些數據被有意識地收集整理,成為企業構建商業生態的土壤。

如今人們已經清晰,互聯網世界里,數據是生產資料,云計算是生產力,互聯網是生產關系,三者缺一不可。而在2010年談及云計算時,BAT三巨頭只有Jack傾力投入,連續幾年不惜余力收購、兼并、投資了出行、餐飲、娛樂、零售等各個領域互聯網企業,哪怕不賺錢也要做,目的就是掌握數據。后知后覺的Pony后來居上,到今天和Jack勢均力敵。而大噴「云計算新瓶裝舊酒」、什么玩意兒的Robin,唉,再多看兩眼吧。

當年看到這個趨勢的,還有喜歡窒息的賈老板,用買會員送硬件這把利劍殺入手機市場,試圖用同樣的套路快速布局軟件、硬件、娛樂、體育、電商等多個領域,掌握用戶的數據入口,搭建能生態化反的樂視生態,企圖在大數據時代彎道超車。然而步子邁得太大,導致資金鏈斷裂,沒有超車,只好跑到美國閉門造車。

逛淘寶停不下來、刷抖音到后半夜,數據猶如機器管家為我們做智能精準匹配,找到這個世界我想要的,給你所需、看你想看,進一步消除我們與世界的信息不對稱。然而,我們用手機滿足衣食住行需求,創建了數據同時,數據卻開始反噬,支配著我們的喜好和行為。

以前我們總是懊惱這世上沒人懂我,而當有一部機器完全懂你的時候,你會感到恐懼嗎?


信息不對稱4.0——四維透視顯微鏡

營銷學中講消費過程有五步:看到-感興趣-產生欲望-信任-下單。智能精準匹配,也只是把你喜歡的東西送到面前,讓你想買。最后的理智告訴你,再想想這東西是否信得過?產地在哪兒?口碑怎樣?別地兒有便宜的嗎?于是查看認證機構、買家評價、網絡口碑等,三思后購買。那么,現在如果你能一下知道商品的所有信息,打消這部分的信息不對稱呢?

《三體》中,智子能像看一幅平面畫一樣,透視人體的每根神經、毛細血管,把一個人看得明明白白,這就是四維的力量。現在,這股力量正在用另一種方式進入我們的生活,它就是區塊鏈。

看過很多對區塊鏈的解讀,簡單來說,它是點對點的、加密的、不可篡改的、去中心化的、網絡分布式記賬。

這跟我有什么關系呢?舉個例子,延伸到未來應用場景中,想象一下,當你想下單一斤純綠色新鮮雞蛋,擔心雞蛋是否摻假時,只需一掃碼,雞蛋信息呈放射狀四散開來:展示了產地、生的那只母雞、母雞在吃什么、雞蛋生下來后怎么包裝運輸、上架時間、別處價格等所有信息,甚至如果你想,只需一點,還能看到給你送雞蛋的快遞小哥昨天在抖音給哪位小姐姐點的贊。

信息完全公開透明、網狀關聯、不可篡改,區塊鏈將所有網絡信息進行記錄存檔并關聯。能做什么呢?能建立人與物的網絡信用檔案體系。互聯網公認,一切發表在網絡上、對公眾可見的內容都是公開的(PGone 草稿箱的除外),那么區塊鏈就可以記錄下來,且通過加密方式不可修改,即你的公開所言所行伴隨你一生。一個人如果想了解你的過去,只需掃一下你的碼。

這有什么好處呢?便于網絡身份管理,同時社會上也不會再有造假、粗制濫造產生,一旦出現問題,全網可見。同時,你也不用再擔心購物車的商品在雙十一是否先提價后降價,也不需要用量子力學才能算出優惠價格。掃碼一點,前世今生全知曉。

當然,上述場景的實現,需要物聯網的極大發展,即所有東西都帶著一個傳感器,時刻上傳信息。至于那個時代能否到來,拭目以待。


信息不對稱5.0——人心

以上幾點有的成為了現實和過去,有的還未知。但即使實現后,也只是在人與物、人與人外在的信息獲取上打消了信息不對稱。有一種信息不對稱,也許人類永遠無法打破——知道人內心的想法。

人類從誕生至今,從吼叫到肢體動作,到發明語言、文字極大加速文明進程, 建立符號、意義理解萬千世界,用音樂、影視、繪畫來表達自己,但我們感受到的所有,都是外物,一個人內心在想什么,動用視聽嗅味觸五種感覺也無法知曉,動用各種科學儀器也無法察覺。

這種無法察覺的腦內信息包含思想、感情、提煉的經驗方法、創意、意識等,只能通過肉身向外傳達。我們無法像三體人那樣直接讀取對方的腦內信息,無需開口,便「看」到你在想什么。也無法像《黑鏡》中那樣發明記憶存儲器,記憶可以讀取、寫入,甚至遺傳。

所以,人類文明幾千年,從春秋戰國孔子講學、古希臘哲學思辨,到今天的課堂教育,本質從未發生改變,知識、思想傳遞和技能學習依然要靠人與人交流。也由此催生出信息服務的職業,如教師、廣告創意、商業咨詢等,而且永遠不會消失。

羅振宇把清華北大的名師思想搬到線上,實現了跨越時間、地域的分發,但無論動用什么技術,依然不能把講師內心的思想完整表達給你,只能通過語言、文字這種媒介。而我們知道,當把想法轉化成語言時,本真的表達已經被語言這種符號工具所限制。

有位哲人說得好:人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動。或許昭示著,在消除人內心想法的信息不對稱面前,人類也許永遠無法抵達重點。


最后再說兩句

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的發展,歸根到底也是在存量數據基礎上做的精確收集、高效傳輸、優化處理,他們本身不能生產數據。所謂消除信息不對稱,也只是在已知信息的層面上。

當人們被數據算法、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威脅到工作崗位,感到職業焦慮時,不妨想想,哪些東西是技術永遠無法取代的:情感、藝術、創造、人性關懷、思想。

如果有天人類被人工智能編的笑話逗笑時,我想那才是噩夢的開端。